位置:小故事网 > 小说推荐 > 小说推荐
关灯
护眼
字体:

王华宝:聊备右台一故事? 敢附左传三不朽——俞樾《右台仙馆笔记》研

栏目:小说推荐时间:01-14 点击次数:200次 音频
原标题:王华宝:聊备右台一故事? 敢附左传三不朽——俞樾《右台仙馆笔记》研究三题 晚清时期“最有声望”[1]、具有近代意识[2]的学术大师俞樾(1821-1907),今有著作总集《春在堂
原标题:王华宝:聊备右台一故事? 敢附左传三不朽——俞樾《右台仙馆笔记》研究三题
晚清时期“最有声望”[1]、具有近代意识[2]的学术大师俞樾(1821-1907),今有著作总集《春在堂全书》《俞樾全集》传世,其中有《右台仙馆笔记》(以下简称《右台》)16卷,上海古籍出版社版标为667则笔记[3]。

广文书局版《右台仙馆笔记》
《右台》将记事或叙事置于晚清江南现实与历史脉络之中,其写作主旨,清人周中孚《郑堂读书记》中评价《阅微草堂笔记》“虽晚年遣兴之作,而意主劝惩,心存教世,不独可广耳目而已也”之语,指其抒写情怀、寄寓劝惩之主旨,或可引为同调。
俞樾自述诗句“聊备《右台》一故事,敢附《左传》三不朽”、与次女绣孙信中所言常诵白居易诗句“生前富贵应无分,身后文章合有名”[26]当是《右台》主旨最好的注脚,由此来重新阐释,则《右台》颇具随笔中喜考据的学者化特征,显示出“消闲娱老”表征外的“成一家言”之志。
综上所述,从《右台》丰富而庞杂的内容和言事与人、记史、考据三者兼具以及笔者小说的定义来说,笔者认为将之当作“笔记小说”似窄,或可称之为“混合型笔记”;从全书叙事者或人物籍贯或事件发生地等以江浙沪为主,记叙晚清风俗人情与社会状况,且有“近世”“近己”的特点来看,题材上偏重俞樾自己长期生活的江南社会;从《右台》写作中的“雅化”倾向、文中显现的寄寓劝惩、抒写情怀及其个人表述“敢附《左传》三不朽”立言以传世的人生追求来评价,则写作主旨“消闲娱老”表征外的“成一家言”之志更应受到重视。
注释
[1] 顾颉刚《秦汉的方士与儒生·序》,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页2。
[2] 韩洪举、魏文艳《俞樾<右台仙馆笔记>的近代意识》(《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2期),从危机意识、重视小说实用功能和较为进步的妇女价值观等方面,阐释了《右台仙馆笔记》所体现出来的近代意识。
[3] 【清】《右台仙馆笔记》,徐明霞点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明清笔记丛书》本。
[4] 《苏州大学学报》1984年第2期。
[5] 参见韩洪举、魏文艳《俞樾<右台仙馆笔记>的近代意识》(载《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2期)等文。
[6] 参见罗雄飞、赵剑《俞樾在日本、韩国的影响及其与外国友人的交往》,《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04年第2期。
[7] 《文学评论》,2001年第4期。
[8] 谢超凡《游心与呈艺——晚清文化视阈下的俞樾及其文学著述》,人民出版社,2009年,页188。
[9] 苗壮《笔记小说史》,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年。
[10] 刘叶秋《历代笔记概述》,中华书局,1980年。
[11] 参见王华宝、余力,《比较视阈下的<右台仙馆笔记>与<耳邮>》,《中国语言文学研究》2018年第2期。
[12] 黄恽《俞樾在苏州的印迹》(《江苏地方志》2004年第2期)指出,俞樾在苏州的故居,除了大家熟知的马医科巷曲园外,还有三处,即饮马桥畔状元石蕴玉的五柳园、紫阳书院和大仓前。
[13] 《文史杂志》1989年第2期。
[14] 《俞楼杂纂》卷四十一《百哀诗》,夫人去世后,叙述夫妻恩爱之情,记姚夫人之胸襟与气度,有“翻喜狂奴去官早,朝冠卸后一身轻”之语。
[15] 谢超凡《游心与呈艺——晚清文化视阈下的俞樾及其文学著述》,页200。
[16] 分别参见张燕婴整理《春在堂尺牍》,凤凰出版社,2020年,页549、863。
[17] 参阅王其和《<右台仙馆笔记>之汉语史资料》,《蒲松龄研究》2010年第2期。
[18] 见于《春在堂随笔》卷八评《聊斋志异》:“余著《右台仙馆笔记》以《阅微》为法,而不袭《聊斋》笔意,秉先君子之训也”,见《春在堂全书》第五册,凤凰出版社,2010年。《春在堂全书录要》也称“其体例颇与纪文达公《阅微草堂笔记》相近”。
[19] 《春在堂诗编己辛编诗注》卷九《筑右台仙馆成落之以诗》题之三“正似东坡老无事,强人说鬼在黄州”句下自注:“及右台仙馆成,不能成书,姑成右台十二卷,聊述异闻而已。”《春在堂诗编》,《春在堂全书》第五册,页117。
[20] 苗壮《笔记小说史》,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版。
[21] 《清代志怪传奇小说集研究》,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22] 参见张瑾《清代文人笔记研究》(吉林大学2018年博士学位论文)等文。
[23] 《春在堂诗编己辛编诗注》卷九《筑右台仙馆成落之以诗》,《春在堂诗编》,《春在堂全书》第五册,页117。
[24] 参见程璐、吴微《经学大师的“小说”情怀——以俞樾<耳邮>为例》(载《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3年第2期)等文。
[25] 参见王华宝、余力,《比较视阈下的<右台仙馆笔记>与<耳邮>》。
[26] 《春在堂尺牍》,页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