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小故事网 > 书刊故事 > 故事会 > 故事会
关灯
护眼
字体:

开锁

栏目:故事会时间:01-14 点击次数:108次 音频
又到元旦 今天是元旦,大刚一大早就坐公交车出门了。 车上人不少,大刚正对着车窗看风景呢,突然感觉身边有些异动,他转头一瞧,发现有个光头男故意往一位老伯身上挤,还鬼鬼

又到元旦
今天是元旦,大刚一大早就坐公交车出门了。
车上人不少,大刚正对着车窗看风景呢,突然感觉身边有些异动,他转头一瞧,发现有个光头男故意往一位老伯身上挤,还鬼鬼祟祟地把手伸进了老伯的挎包。
“小偷!”大刚二话不说,用手一把钳住了光头男的手腕。
没想到光头男竟然毫不示弱:“你别血口喷人!”
大刚连忙问老伯:“您快看看,包里少東西没有?”没等老伯开口,光头男就抢先说道:“对!问问大爷,大爷可是这趟车的常客了,总在市医院站下车的吧?你凭良心说,这人是不是在污蔑我?”
光头男话里有话啊!看来他是这条线上的惯偷了,对老乘客的路线了如指掌,他这分明是在“威胁”老伯别乱说话呢!老伯脸色不太好,他刚要开口却又想到什么,把话吞了回去。他扫了一眼自己的挎包里面:“钱包、手机都在,没少啥……算了,可能是误会了。”
“误会?我都看见他把手伸到你包里了!”大刚心里窝火,只听光头男一脸得意地甩出一句:“以后睁大你的狗眼!”
大刚怒瞪了光头男一眼,这时,正好到站了,他不愿再纠缠,气鼓鼓地下了车。
这一站是陵园路站,车站对面就有个陵园,很多公安英烈安葬在这里。这几年,大刚每到元旦都会来一趟,只为了却一桩心事。
大刚是个锁匠,那一年,市公安局110联动中心刚成立,大刚因为手艺出众,成了首批参加联动业务的开锁师傅。记得那天也是元旦,一早,大刚就被联动中心开锁部的车接到了一个小区。带队警察小磊指着小区内一家住户的窗户告诉大刚:屋内有六七个人,其中有警方通缉的毒贩,说不定会暴力拒捕。他叮嘱大刚,尽量以最小的动静,迅速打开门锁,然后赶紧撤离!为以防万一,小磊还脱下了自己的防弹衣给大刚穿上了。
大刚不敢怠慢,但也许过于紧张,开锁后,他竟下意识地用工具在锁眼中轻转了三下——这是不少锁匠平时的职业习惯,以防解锁后突然开门,惊吓到屋里的人。这会儿,大刚的习惯性动作却带来了险情,也许是惊动了里面的人,从门里面的锁把上突然传来一股阻力——似乎有人躲在门后面,正握着锁把,试图阻止大刚开门。
是歹徒!大刚一下子慌神了,刹那间,歹徒猛地将门拉开,冲着大刚就持刀刺了过来。情急之下,一旁的小磊拼命一扯,将大刚护到身后,他自己却暴露在歹徒的利刃下,捂着伤口倒下了……警方见势迅速突击,当场将屋内犯罪分子一一抓获,但遗憾的是,那个刺伤小磊的歹徒趁乱逃跑了。
小磊警官终究因抢救无效而牺牲。大刚曾在事后到处打听过救命恩人的安息之处,想去祭拜,但他得知,小磊是缉毒警察,缉毒战线特殊,为防止亡命徒对警察家属实施报复,很多牺牲的警员会以化名秘密安葬。
没能在救命恩人的坟前磕个头、说说心里话,这事就像一把没打开的锁似的,沉甸甸地压在大刚的心里。这些年每到元旦,他都会把城内外的几个陵园、墓园走一遍,以寄托哀思。
再次相遇
由于另外几个墓园都在城郊,大刚一圈走下来,也有点累了。眼看天色不早,他准备打道回府,手机却响了——联动中心打来的:“海云小区有人丢了房门钥匙,需要开锁。”
“好嘞!”大刚一下子振作了,急急赶去。大刚这活儿,24小时待命,只要电话一响,他就会迅速赶到,所以即便是外出,他也是便携工具包不离身的。
海云小区比较偏僻,入住率不高,所以安保也不太健全。在联动中心的指引下,大刚见到了丢钥匙的业主:得,竟是公交车上的那位老伯!见对方不好意思的样子,大刚也没多说什么,埋头干活,凭着精湛的手艺,他很快解开了门锁。
就在大刚要打开门时,老伯突然抢下了门把,一边问着“多少钱”,一边有意识地用身体拦在大刚前面,像是不愿让大刚进屋。
呵,多心了,我本来就没想进屋!不进屋,是祖师爷传下的行规:锁匠开了锁后,得站在门外,要是进了人家的隐私之地,是不妥当的,万一日后发现屋内有什么损失,也不好说清。
大刚恪守职业操守,他只顾埋头整理工具,回道:“两百。”
“啊?”老伯不禁嘀咕道,“就这么两分钟不到……”
其实,大刚没有乱报价,没想到对方嫌贵,不尊重他的劳动成果,竟用时间长短来评价他的手艺,再加上公交车上那档子事……呵,不提防小偷,倒提防起我来了!真是枉我赶那么远的路来一趟!大刚一下子来了脾气,他一拉门把,把门又关上了,然后赌气似的说道:“得了,觉得贵的话,你另找人开吧!”说完,他背起工具包,“噌噌”地下了楼。
刚出小区,大刚就有些不忍心了,今天好歹是过节,又是晚饭时间,把一个老人家丢家门口进不去,实在不应该。想到这儿,他赶紧返身往回走,没走几步,就见老伯也走了出来。见到大刚,老伯也是一愣,大刚尴尬地挠挠头,上前说道:“上楼吧,我给你把锁打开,费用……就不收你了。”
老伯听明白了,笑了笑:“不收费哪成?不过这会儿都到饭点了,你也够辛苦,不嫌弃的话,咱们先去小饭馆随便吃点吧,也算是为了上午公交车上的事,跟你赔个不是。因为我儿子的职业,他以前老让我过日子能低调就低调……当时我以为如果是小偷,肯定冲着钱下手,所以看看钱包和手机这种值钱的东西都在,才不想再追究了。现在我回想啊,怕是我的房门钥匙就是让那贼摸去了……”
原来是你
贼拿了钥匙?大刚心里一琢磨,觉着不太对劲。
“走,我们先回去开锁!”
回到老伯家门前,大刚轻车熟路地开了锁后,又习惯性地用工具在锁眼里转了三下,转到第三下,大刚突然变了脸。
大刚将工具往锁眼里一别,粗声说道:“锁芯有毛病,不换不行。这么着,开锁不要钱,换芯就收你个成本价,一千块!”
老伯听得一愣:“什么,一千块?师傅,你、你该不会是在‘套路’我吧……”
大刚说:“你赶紧拿主意,我还忙着呢,这个时间,别的锁匠也不好叫,不信你打电话试试?”
老伯显然有些生气,掏出手机正要拨电话,大刚却突然凑近他耳边,轻声叮嘱道:“报警!屋内有人!”老伯一惊,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到一边报了警。
之后,大刚又示意老伯在物业群里跟保安通个气,然后两人继续在门外“讨价还价”起来……不多会儿,警察就赶到了,大刚如蒙大赦:“人被我锁在屋里了,保安在楼下盯着,应该还没逃走!”
在众人的配合下,警察来了个瓮中捉鳖,押出了屋内的贼人。
“果然是你!”大刚指着小偷吼道。
闯入老伯屋里的人就是公交车上的光头男,正是他在车上偷走了老伯的房门钥匙,又一路跟着老伯,摸清了地址,瞅准时机,上门作案。
警察感谢了大刚的配合后,押着光头男上了警车。大刚却在原地愣了片刻,突然,他一转头,直盯着光头男,怒喝道:“等等,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光头男轻蔑地一笑:“我能干什么?当然是来谋财的,可惜盯上了穷鬼,什么都没捞到。”
“谋财?那你为什么不拿钱包,而只拿了钥匙?”大刚大声地说道,“请警察同志严查此人的身份,我怀疑他不只是小偷,还是个被通缉的毒贩!”
原来,刚才大刚解锁后,用工具转动锁眼时,惊动了屋里的光头男,于是光头男紧紧握住门把,试图阻止开门。他打算趁外面的人不备,猛地开门,再夺路而逃,没想到,却听大刚说锁芯坏了,门开不了了。此处楼层高,光头男无处逃脱,只得留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待机会。而光头男紧握门把,暗暗使劲的那股力道,却让大刚浑身一激灵。
“那股力道,和当年那个毒贩使的劲道几乎一模一样!请相信一个手艺人的判断,他极可能是那次逃脱的疑犯!当年为了救我而牺牲的警察就是缉毒警察,现在歹徒来这里会不会是为了……”
大刚若有所思地看向老伯,老伯却早已恍然大悟,红了眼眶……
等警察带走了光头男,老伯领着大刚打开了屋门,让大刚惊讶的是,客厅内黑幛白花,布置得如同灵堂一般,正中供桌后的架子上,有一个无字牌位。
“之前怕嚇到你,所以没让你进屋……没想到你就是小磊救下的人。”老伯抹了一把泪,说,“每年儿子忌日,我都没法去墓园看他,我只能在家摆一个无字牌位,和他说说话。这些年,杀我儿子的凶手没落网,我心头就像上了把锁似的,憋得慌。今天,你可算帮我解锁了,这真是老天爷冥冥之中的安排啊!”
眼前的老人,正是自己恩人的父亲,大刚眼眶一热,朝老人,也朝恩人的牌位跪下,久久不起……
后来,警察发布了消息,光头男确实是多年前那起缉毒案件的逃犯。当年,由小磊警官带队的行动组将光头男的同伙一网打尽,而那些同伙都是光头男的兄弟。丢了生意,又没了兄弟,光头男对警察恨得牙痒,甚至认为被他刺死的小磊警官死不足惜!所以这几年他一直潜伏,收集线索,伺机对缉毒警察的家属实施报复,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逃亡多年,会栽在一个锁匠的手里。
上一篇:山匪的情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