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小故事网 > 伤感故事 > 伤感故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老张,你的小白还在等你

栏目:伤感故事时间:12-21 点击次数:63次 音频
小白是掘进工老张在陕北施工的村子里拾得一只小流浪狗,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品种,也许是条京巴,刚捡到的时候,脏兮兮的乱毛蓬松松的,瘦的跟只大耗子一样,畏畏缩缩的跑到职工
小白是掘进工老张在陕北施工的村子里拾得一只小流浪狗,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品种,也许是条京巴,刚捡到的时候,脏兮兮的乱毛蓬松松的,瘦的跟只大耗子一样,畏畏缩缩的跑到职工食堂附近捡吃工人扔掉的剩饭,老张见它着实可怜,就收留了它,它也很感激生活有了依靠,每天都跟着老张去井口,老张下井前才把它轰回去,老张下班时它也准时去原地接老张,刚上井时人人都灰头土脸的,他却能准确的认出老张,欢叫着抱住老张的腿,老张就和蔼的拍下小白的头,说:“走了!”小白便撒着欢的在前面跑起来,跑几步还回头看看,再拿出一种得意的眼神和姿态端坐着等老张跟过来,他俩的身影就这样慢慢的走进了夕阳的余晖中。
老张50多岁了,干了一辈子的掘进工,技术好,活做的也精,就是身体却渐渐吃不消了,但为了上大学儿子的高学费还一直坚持下井,他心脏有些问题,胸口也时常发闷,但他觉得不碍大事,更觉得看病挺麻烦,他对自己也挺抠门,老想着医药费怎么怎么贵吃了还不见什么效果,所以能拖他就拖着。
终于有一次老张忽然发了病,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小白大声惊叫了起来,又是舔老张脸又是嚎,还跑到门外狂叫,把工人都引了过来,发现了昏迷过去的老张,赶紧送他去了医院。住了半月后出院,老张精神好了许多,逢人就说这只小狗还挺有灵气,儿子不在身边,这小家伙以后就是我干儿子,你们也别笑话我!我是少不了它了。
别人听了谁也没笑出来,都感觉酸酸的,老张的儿子除了电话里要些moneY外,很少去提及别的事情,老张老伴早逝,孤单单的一个老头子精神一直很落寞,现在人狗相依也有了种寄托,没人会无聊到那这取笑他,工友都很照顾他这个“干儿子”,有肉肠都掰点喂它,老张每次吃饭也把肉捡出来放它碗里,小白也会快乐的在老张和工友谈话时表演自己说不准是原创还是老张教导的“打地滚”和“站立作揖”来逗他们开心,小白和老张还有矿上的工友就这样在离家千里的矿山上过着平凡却很有滋味得幸福生活。
矿上的领导一直觉得老张是不能再干下去了,就和他商量着年底早早退休,他觉得现在儿子大学还没毕业,还得有充足的经济来源,于是就信誓旦旦的保证没事,他是能往后拖就往后拖,领导也觉得他这样哀声诉苦实在可怜,总不忍心下这个命令,就这样拖了一年又一年,到第二年的9月,老张自己也觉得是不能再顶下去了,思来想去决定年底就退,但是事情却很不巧的终于发生了。
就在当年10月底的一天早上,老张和工友有说有笑的下了井,小白在送行后也放心的颠颠的跑了回去,快中午时分,老张又一次突发心力衰竭倒在了井下,工友们立即哭喊着把他赶紧送上来,领导开车闯了一路红灯的拉到了医院抢救却是回天无力,消息传了回来,整个项目部都陷入了深深的悲痛,老张在工人心里是一个很热心和与世无争的人,工人们都喜欢和他逗乐,他的离去让大家都感觉生活都仿佛少了盐分,矿上立即专门和他儿子打了电话,他儿子听说后也急急忙忙的干了过来,身上穿的还是一身叮叮当当的零碎,头发也染得跟个妖精一样,让人见了感觉仿佛和老张简直不是同一个世界上的人,矿领导在他大声的嚎完后就去安慰他,他却直接就提赔偿金的问题,最后在一群人的侧目下他终于还是获得了一笔可观的“抚恤金”,工友全盯着他那嚎完就变得再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心里说不清是想怒还是想悲。
在傍晚矿安排几个人陪送老张“回家“前,老张的工友小李想到了跟他朝夕相濡以沫的小白,去房子里找没有,去井口发现了还在等老张“回家”的小白,“这个小白还不知道老张已经送到医院,不在了啊! “ 小李想抱它走,它却奋力挣扎非要继续等不可,小李没办法去找老张的儿子商量说老张喜欢这条狗,你走时候也带它回去吧。老张的儿子没再回话,收拾完东西就直接起程走了。小李没办法,晚上8点了见小白还没回,就带上香肠想去喂喂小白,却再也找不到它了,它就这样忽然消失了。
两个星期后,有井下工人在巷道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早已脱水死去多时的小白,没人知道它是怎么进来的,问遍了所有工人都说自己没带它进来过,小李听说了赶过去把小白拎起来,一个东西从它爪子下“啪嗒”掉了出来,小李捡起来仔细的看了看,眼睛慢慢的朦胧了起来,因为他还清楚地记得,老张在忽然犯病被惊慌的工友被送上井的时候,他只穿着一只鞋。
下一篇:没有了